郑州律师|郑州离婚律师【免费咨询】郑州律师事务所

HOTLINE

18135699899

咨询热线:
18135699899

郑州市郑东新区CBD商务内环
18135699899
18135699899
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郑州律师 > 业务范围 > 婚姻家庭 >

谈谈《反家庭暴力法》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18-12-19 14:24

    《反家庭暴力法》事实以来很好的帮助一些在家庭中受到伤害的成员,今天小编就跟大家讲讲其中的细则。
 
    1.积极响应党的领导,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终要体现在千千万万个家庭都幸福美满上,体现在亿万人民生活不断改善上。千家万户都好,国家才能好,民族才能好。家庭作为社会基本的细胞,家庭幸福是社会幸福的基点。党的十九大,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尤其强调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从家庭做起,社会的和谐稳定,离不开家庭的稳定。家庭暴力是家庭的稳定的第一大杀手,为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保护家庭成员的合法权益,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家庭关系,具体落实《反家庭暴力法》的有关规定,应尽快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具体实施条例。
 
    2.《反家庭暴力法》原则性太强不具有可操作性
 
    2016年3月1日,我国首部针对家庭暴力的专门立法《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但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各地情况相差较大,而且长期以来人们认为,法律规范不可能订得太细、太具体,立法追求“原则”的作法,也即“宜粗不宜细”,但原则是由抽象的、过于简单的观念构成的,简单的原则性规定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来用解决复杂纷繁的事务状况,并且在司法实践中由于不明确、不具体而缺乏可操作性、可执行性。《反家庭暴力法》作为一部全国性、综合性的立法亦是如此。《反家庭暴力法》家暴行为认定、人身安全保护令、庇护救助、医疗诊断等内容,没有进一步明确和规范,在实践中不具有可操作性。在笔者代理的诸多因家庭暴力起诉离婚的案件中,几乎没有一起被认定为家暴行为的。公安机关认为家暴是家务事,做笔录不规范、不具体,常常将出警记录简单记为当事人双方互殴或者是打架等,进而导致法院根据出警记录认定不构成家暴;因家暴行为的“周期性”、“频发性”、“及时伤害性”、“隐蔽性和私密性”,证据难以搜集和固定,即使有伤情痕迹,但加害人拒不承认,受害人难以举证伤害结果与伤害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进而被法院认定不构成家暴;人身保护令的签发却需要七十二小时内,情况紧急的也要二十四小时内,时间上的延迟并不能及时制止或预防家暴的发生,况且,在司法实践中,人身保护令签发后,更无人监督保护令的执行情况。因此,在《反家庭暴力法》的基础上,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必要性。
 
    3.加大公力救济家暴受害人,需要对公权力进行授权
 
    在现实生活中,“男尊女卑”“贤妻良母”“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影响了我国绝大多数的妇女,受此观念影响,家暴被当成家丑,“家丑不可外扬”依然还是很多人奉行的行为准则,我国妇女因深受传统文化家庭观的影响,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遭遇家庭暴力,而只会把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并不愿通过私力救济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反家庭暴力法》对于公力救济家庭暴力受害人又缺乏相应的实操性。加害人实施家暴不简单是因为表面的“素质差”、“野蛮”等,而是有多层次的病态心理问题(诸如:自卑心理导致家庭暴力、自负心理导致家庭暴力、猜疑与嫉妒导致家庭暴力、过大心理压力导致家庭暴力、暴力遗传导致家庭暴力等),需要具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律师对加害人、受害人进行法治宣传和心理疏导,以改变其错误认识,进而达到预防和制止家暴的行为。因此,在《反家庭暴力法》的基础上,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通过心理疏导和公力主动救济家庭暴力受害人、受害人是十分必要的。
 
    二、论证《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细则的可行性郑州离婚律师带大家了解
 
    鉴于《反家庭暴力法》立法上存在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以及相关学者及法律实务者对《反家庭暴力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的研究,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具体实施细则不仅是家暴受害人千呼万唤的盼望,其也具有很强的可行性。
 
    1.与全国其他省份相比,河南省家庭暴力案件数量占有较高的比例
 
    据统计,全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已高达30%,其中,施暴者九成是男性。每年有近10万个家庭因家庭暴力而解体。根据媒体(凤凰网)报道:从2014年到2016年,全国涉及家暴的一审案件数量共94571件,仅有38名男性自诉遭遇了妻子的家暴,99.9996%的施暴者都是男性。其中,山东以8205件稳坐榜首,河南以6986件夺得第二,湖南以6930件位居第三。陕西以4049件排第八。西藏、海南和新疆分别以47件、237件、388件成为家暴案发低的3个省份。
 
    2.具有立法的法律基础和其他省份的立法经验的参考
 
    由于在《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前后,有许多省份出台了实施办法或者配套制度,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7年3月已有24个省区市出台了贯彻实施反家暴法的配套制度和政策文件,共计240份。这些可以作为河南省立法的参考。比如:2016年3月28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中有关立案问题的通知》的通知;2016年3月6日,青岛市公安局实施家庭暴力告诫规定;2017年8月14日,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切实做好反家庭暴力相关工作的通知等等,为我省关于《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细则的制定提供了先例和可以借鉴的经验。
 
    三、《反家庭暴力法》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郑州离婚律师带大家了解
 
    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细则,不仅在立法上具有可行性,通过实施细则对具体内容加以规定,更要在司法实践中具有可行性。
 
    1.家庭暴力认定
 
    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2条规定,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家庭暴力不仅仅是《反家庭暴力法》中规定的情形,根据有关国际公约、国外立法例以及被普遍认可的学界理论研究成果,家庭暴力包括身体暴力、性暴力、精神暴力和经济控制四种类型。a.身体暴力是加害人通过殴打或捆绑受害人、或限制受害人人身自由等使受害人产生恐惧的行为;b.性暴力是加害人强迫受害人以其感到屈辱、恐惧、抵触的方式接受性行为,或残害受害人性器官等性侵犯行为;c.精神暴力是加害人以侮辱、谩骂、或者不予理睬、不给治病、 不肯离婚等手段对受害人进行精神折磨,使受害人产生屈辱、恐惧、无价值感等作为或不作为行为;d.经济控制是加害人通过对夫妻共同财产和家庭收支状况的严格控制, 摧毁受害人自尊心、自信心和自我价值感, 以达到控制受害人的目的。因此,在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实施条例时,应当对家庭暴力的定义加以细化。
 
    2.离婚中多数的家庭暴力难以取证
 
    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应结合家庭暴力的特点,完善家暴案件的证据制度。反家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由于家庭暴力往往发生在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具有隐蔽性、施暴长期性和后果严重性等特点,一方面是家庭成员间的争吵和推搡,不构成家暴行为;另一方面,虽然客观上可能存在家暴,但缺乏证据予以证明。据不完全统计,94571份离婚判决书中,仅有3741份被认定存在家暴行为,在很多离婚案件中,主张对方存在家庭暴力的当事人多数仅有口头陈述,而未能提交任何证据,或提交的证据不足,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审理家暴案件通常以警察的出警记录作为审判的依据,但是由于执法人员自身素质、业务能力问题导致出警记录不能正确反映家暴情况(例如:家暴中的受害者本属于正当防卫,但由于执法人员业务能力问题认定为故意伤害,导致受害者无法提供家暴相关证据),导致未能认定存在家暴情形,诉求未能得到法院支持。证据成为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公民维权路上的一只“拦路虎”。在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细则中,可以对反家庭暴力法审判实践中存在的一些争议问题作出具体规定,对于家庭暴力行为的事实认定,可适用民事诉讼的优势证据标准,根据逻辑推理、经验法则做出判断,避免采用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
 
    原告提供证据证明受侵害事实及伤害后果并指认系被告所为的,举证责任转移到被告。被告虽否认侵害由其所为但无反证的,可以推定被告为加害人,认定家庭暴力的存在。关于举证责任承担中,可以采取举证责任转移。
 
    3.人身安全保护令具体实施
 
    《反家庭暴力法》第四章对人身安全保护令做出了一系列规定,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应当在七十二小时内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驳回申请;情况紧急的,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作出。但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家暴的突发性,由法院来负责具体执行人身安全保护令会有严重的滞后性,这对受害者来说,维权成为不可能。
 
    此外,在司法实践中,有的地方公安机关在接到家庭暴力报警后出警,发现受害人已经有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即不予处理或不认真记录的情况。这说明,由人民法院执行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效果并不十分理想,主要原因是公安机关怠于履行出警职责,这严重不利于保护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权益,也跟《反家庭暴力法》出台的立意相悖。在实施细则中有必要赋予公安机关在紧急情况下签发紧急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权利。
 
    4.受害人的特殊临时保护措施
 
    《反家庭暴力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家庭暴力身体受到严重伤害、面临人身安全威胁或者处于无人照料等危险状态的,公安机关应当通知并协助民政部门将其安置到临时庇护场所、救助管理机构或者福利机构。第十八条规定:县级或者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可以单独或者依托救助管理机构设立临时庇护场所,为家庭暴力受害人提供临时生活帮助。但对涉及公安和民政部门如何衔接工作、配置安置场所的条件、安置期限延长条件及延长期限等问题并未有具体规定。在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细则中,明确各部门在接触家庭暴力案件时分工明确,相互合作,注意与其他社会力量联动、协调与资源配置的职责。
 
    5.从根源上解决家暴问题
 
    《反家庭暴力法》关于施暴者的法律责任,未进行完善的规定。不仅仅是处罚施暴者,更要做到对受害人的救助以及对施暴者进行行为矫正。施暴者在施暴时存在以下心理:家庭暴力的施暴者绝大多数为男性,男性往往有体力上的优势,90%以上的家庭暴力受害人是体力处于弱势的妇女、儿童和老人,同时这些男性信奉男尊女卑、男主女从的古训,认为暴力可以解决一切。或者由于施暴者过度自卑,总认为自己妻子背叛自己,施暴者为了控制对方,捕风捉影,侮辱、谩骂、殴打配偶,甚至跟踪、限制对方行动自由。
 
    我们从表面看来施暴人在家暴中占据优势地位,其实不尽然。大多数施暴人施暴,不是要把妻子打跑,而是希望妻子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施暴后妻子只会越来越恐惧和冷漠。这使施暴人越来越不满, 越来越受挫。随着施暴人的挫败感越来越强烈,对峙-暴力-修复-亲密,再对峙-暴力-修复-亲密……如此循环反复,一次比一次严重。因此解决加害人的心理问题,是预防和制止家暴的发生的根源。在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细则时,可以建立医疗干预机制,并让具备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婚姻家庭律师为施暴人提供心理疏导、行为矫正等多项服务,从根源上杜绝家暴。同时受害者在家暴过程中不仅身体上受到伤害,心灵更是得到极大的摧残,不仅需在医疗上对受害者进行诊疗,此时更需要具备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婚姻家庭律师对受害者进行情感支持、安全评估等多项服务。
 
    6.对执法人员进行明确规定
 
    《反家庭暴力法》对于执行人员的职责,并未进行规定,在执法过程中,应当怎样执法等等,因此,在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具体实施细则时,应建立责任部门反家暴培训机制。将反家暴法及相关理念的学习纳入责任部门的业务培训和日常培训之中,并纳入国家层面的普法计划。
 
    7.为家暴中的受害者提供公力救济
 
    多数受害人因各种原因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遭遇家庭暴力或受到其他威胁,导致一些受害人不一定能够遵从自己的意志起诉施暴者或申请保护令。《反家庭暴力法》作为保护家庭中弱者的法律,应通过公权力将其纳入保护范围,赋予妇联、公益法律组织,检察机关等适当的原告主体资格,提起反家庭暴力的公益诉讼。
【返回列表页】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CBD商务内环     座机:18135699899   手机:18135699899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6-2018 郑州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网站: www.ljtlt.org